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泉州:千年南音的守望者

2019-05-15 09:17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南音的传播之广,去一趟泉州才能知道。

无论是具有闽南特色的红砖燕尾脊古厝,还是现代城市特征鲜明的住宅区和公园,无论是泉州市区,还是周边的晋江,幽深轻缓的南音唱腔和丝竹之声总是不绝于耳。

南音兴于唐代,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古音乐,有“中国音乐的活化石”之称。2009年,南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千年时光流转,南音在泉州起势、传承、走入他乡,至今仍生机勃勃,其奥秘与泉州的精神和气质息息相关。

断不了的根脉

泉州曾是马可·波罗笔下“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刺桐港。元二十八年,马可·波罗护送阔阔真公主出嫁波斯伊儿汗国,庞大的船队正是从泉州港出海。

“涨海声中万国商”,伴随着商贸往来与历史变迁,多元文化在这里碰撞交融。南音,就是中原文化衣冠南渡并与闽南地方音乐融合的结晶,也是泉州千年文化脉络延续至今的鲜活典范。

南音用闽南语演唱,传统上多以五人形式表演,一人居中执拍板而唱,四人分坐两边,演奏南琵琶、洞箫、二弦和三弦。

“我从小就知道南音。”国家级南音传承人苏诗咏生于1946年,在她的记忆里,泉州街头巷尾几乎人人都会唱南音。凭着热爱,15岁时,苏诗咏考入刚成立的泉州民间乐团(后更名为泉州南音乐团),成为第一批南音学员。

当时团里师生不到30人,学员们劲头十足,每天清早到文庙明伦堂外的水池旁练声。学了近两年,苏诗咏开始在明伦堂登台演出,并到厦门、漳州等闽南各地交流。

上世纪70年代,泉州民间乐团被解散。表演南音、高甲戏、梨园戏、木偶戏等音乐剧种的团员被重新分配了工作,苏诗咏被分到了医药公司。但“总有人偷偷唱,不分男女老少”。苏诗咏回忆。

国家一级演奏员、省级南音传承人王大浩对此也印象深刻。1964年出生的他,幼时常在自家经营的乐器店里看到客人自弹自唱。也有五六人相约,在中山路骑楼一处不起眼的房间里相聚而奏,以隐秘的方式找寻生活乐趣。

历史的动荡切断不了南音的根脉。1979年泉州南音乐团复建,王大浩作为第一批学员加入乐团,演奏洞箫。

“南音是闽南人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有一种仪式感。”王大浩说,“泉州人办满月酒、生日宴、婚宴、丧事,从生到死都要唱南音。”陈铭伟是晋江南音艺术团团长,每周六,他都会带着一群年轻人,来到晋江老城中心表演南音。陈铭伟介绍,现在晋江大约有220个大大小小的南音社团。南音在这里代代传承,成了当地人的流行音乐。

离不了的乡愁

泉州南音传唱至今,离不开民间乡邻互助精神的滋养。

“南音不谈钱,以情感来‘交易’。”在王大浩看来,南音自有其高贵的文化气质,爱好者以弦友相称。他教了多年南音,从不收学生费用,这在南音师徒传授中是常态。

蔡雅艺是王大浩的众多学生之一。“80后”的她生于南音世家,作为传承人多年从事南音的民间传播推广工作。蔡雅艺认为,乡贤乐捐的风俗习惯,是南音在民间以社团形式传唱至今的重要经济来源和情感支撑。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泉州是著名的侨乡,南音随着华侨华人的足迹流传到东南亚,远达欧美。改革开放后,南音成为泉州对外交流的文化名片。

1981年,第一届国际南音大会唱在泉州举办,吸引了来自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华侨参与。如今,泉州成为国际权威的南音大会唱举办地,先后举办过十二届大会唱。

“当时人山人海,各路记者全到了,台下密密麻麻全是照相机。”王大浩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许多华侨开始了解国内政治经济环境的转变。”

1983年,在时任泉州市长王今生的登门邀请下,昔日南音界“台柱子”之一苏诗咏复出,从事南音教学工作和交流演出。而后,在海外南音社团的邀请下,苏诗咏开启了远渡重洋的教学生活,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一待就是二十年。

独在异国他乡,苏诗咏与当地华侨结下了深厚情谊,“他们学南音的热情让我很感动。”

陈铭伟讲述了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故事。一次在马来西亚演出,一位老华侨在台下看得满眼热泪,专门来到后台对团员们说:“我已经十年没回到家乡了,谢谢你们,今天让我听到了小时候妈妈哄我睡觉时唱的歌曲。”

“那一刻,我坚定了继续从事南音表演的决心。”陈铭伟说,“南音能够抚慰人心。”

停不下的传承

2019年新年伊始,一场“南音快闪”在泉州上演。来自泉州市各小学的180余名南音小乐手,齐聚府文庙广场,向市民们展现千年古乐的独特魅力。

对文脉的传承和重视,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自觉。

早在1989年,泉州市中小学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下,就开始了“南音进课堂”的探索。南音以兴趣小组、学校艺术团、专业课的形式,配合一年一度的泉州市中小学生南音比赛,在青少年心中早早埋下了一粒种子。

在专业化教学方面,泉州艺术学校开设了南音班,培养专业表演者;泉州师范学院则设立了南音专业,培养专业教学人才。这些路径让有兴趣和天赋的青年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方向。

国家一级演员庄丽芬毕业于泉州艺术学校,如今是泉州南音乐团的“台柱子”,两次获得中国曲艺牡丹奖。她的同学蔡雅艺则创办了南音推广平台,在泉州、厦门、北京、上海等城市开设公益课程并演出,吸引了全国文艺爱好者的关注。

“南音进课堂30年,培养了大批人才,南音传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王大浩在泉州多所院校教课,授课对象下至初中生,上到硕士生,对此深有体会。

南音曲目浩瀚达几千首,泉州实施“南音记录工程”,开办泉州南音网,出版有声书籍,翻录黑胶老唱片里的南音历史唱段并整理曲谱,在声音保留上进行了活态传承。

在内容创新上,泉州南音乐团、晋江市南音艺术团等正在做有趣的尝试:或与国家交响乐团合作,或引入现代舞台设计元素,或用唐诗宋词谱写新曲……如曲目《静夜思》《将进酒》,古典元素的融入和恰如其分的演绎,吸引了很多观众。

所有的创新依然扎根传统,以不破坏南音本身的艺术魅力为前提。在泉州这片安稳富饶的土地上,总能让人静下心来去品味舒缓典雅的南音深韵。

责任编辑:刘飞

热门推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