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长治”与“久安”——来自卷烟打假一线的报道(下)

2019-05-17 15:04
来源:东方烟草报

两千多年前,韩非子在《扁鹊见蔡桓公》中讲述了一个讳疾忌医的寓言故事,告诫世人勇于正视现实,直面危机,防微杜渐。

制假售假,恰如附于国家经济肌体之“疾”,一旦“萌发”,便极力渗透,转移,扩散,如果放任不理,必将贻害无穷。

重剂起沉疴,先防治未病,治本强免疫。

在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公安部等部门的高度重视下,近年来,各地烟草、公安等执法部门密切配合、协同作战,沉重打击制售假烟活动;烟草部门和地方政府携手,以综合治理“药方”改良制售假烟“土壤”,力求制售假烟重点地区彻底摆脱“痼疾”。

“打蛇就要打七寸”

2017年7月10日至8月20日,平均每天查处一起5万元以上涉烟案件,平均每天查获假烟近60万支,平均每1.2天抓获一名嫌疑人,平均每1.4天刑拘一名嫌疑人。

这是一组来自河南漯河的数据。然而,就在这样的打击力度之下,当年10月18日至24日,外省市共查获从漯河流出的假烟案件11起,查获假烟4315万支,总案值3285万元。

制假活动为何屡打不绝?制假行为为何屡禁不止?制假烟机为何频频再现?……

这些问题,困扰着漯河烟草、公安部门执法人员。

“打蛇就要打七寸!”漯河市烟草专卖局有关负责人说,主犯不抓、网络不除,市场不宁。

2017年下半年起,漯河烟草、公安部门进一步追根溯源,对2014~2016年的96起涉烟积案进行全面梳理分析,搜证据,捋线索,找主犯,挖“老板”,摸清网络,经过近半年的分析研判和周密侦查,逐步掌握了盘踞在漯河涉烟涉恶“四大犯罪团伙”的基本情况。

2018年1月,在公安部、国家局和地方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漯河市就卷烟打假行动和案件侦办作出部署,成立高规格专案组,一场彻底摧毁当地制售假烟犯罪网络的“怒风”行动打响了。

“1·23”“2·08”“3·29”“4·28”“5·28”“12·02”,“怒风”行动“六大战役”成功打掉涉烟涉恶“四大犯罪团伙”制假窝点38处,查明涉案人员332人,刑拘310人,查获各类制假设备83台、卷烟7457万支、烟丝烟叶260吨、滤嘴棒1662万支及大批原辅材料,查扣车辆25台,实物总案值7300余万元,涉案总金额近百亿元。

在行动中,盘踞漯河十余年的幕后“总舵主”、福建云霄籍人方某某,控制召陵、舞阳等区域制售假烟活动的李某某、黄某某、王某某等全被抓获。漯河市委、市政府将“怒风”行动纳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人专职专责侦办,彻底铲除制售假烟利益链条,打掉“保护伞”。

有假烟必有网络,这是一个规律。

长期以来,制售假烟已形成一个成熟隐蔽的产业链。制假分子反侦查能力极强:幕后“老板”定期聘请“专家”为团伙成员培训,教导如何在暴露后毁灭犯罪证据、逃避打击。网络难打,成为各地烟草和公安部门的痛点、难点。

构建协作机制,加强信息研判,强化源头打击治理。多年来,烟草专卖管理部门着力构建“政府领导、部门联合、多方参与、密切协作”的烟草打假打私体系,以“破网络、抓主犯”为目标,针对重点地区、重点环节、重点人群,集中力量攻坚大要案,争取每查处一起案件都打掉一个团伙网络、切断一条制假贩私链条。

围绕打击售假贩私网络,各级烟草、公安、海关部门加强案件经营和信息研判,不断增强省际间协作,提升跨省联合办案质量水平。

2018年,国家局联合公安部在广东、福建、河南、广西四个重点地区及周边八省市部署开展卷烟打假打私专项整治行动,并依托上海打击涉烟犯罪情报研判室对各地涉假涉私线索进行梳理研判、精准打击,有效遏制了假私烟反弹。国家局与公安部建立联合打击互联网涉烟违法犯罪工作机制,与相关互联网公司建立互联网涉烟监管工作机制,切实解决互联网涉烟监管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2018年,上海烟草联合公安部门成功破获全国首起跨国制售假烟案,广东、福建、河南、江苏、陕西等省先后破获一批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假私烟和雪茄烟案件。全国共查处案值5万元以上假烟案件9100起,收缴制假烟机493台,查获假烟40.1万件、走私烟15.2万件、新型烟草制品4406万支,直接挽回国家税收损失25.63亿元,查获烟丝烟叶2.62万吨,拘留7353人,追刑3220人。

“不能成为第二个云霄”

与“打”的难度相比,“防”的压力和困难也不小。

当河南漯河打假捷报频传之时,福建漳州和粤东地区出现了反弹和扩散迹象。

“云霄制,漳浦贩。”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毗邻云霄的漳浦,就成为制假售假活跃地区。

“把假烟案件当成命案去破。”2011年,在地方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职能部门的有效打击下,漳浦境内制售假烟活动得到有效遏制。近年来,在云霄持续保持打假高压态势之下,漳浦巩固打假成果,防反弹、防扩散、防转移又面临着很大挑战。

漳浦县沙西镇北旗村和云霄县东厦镇浯田村近在咫尺。两村的茶田和林地交错,村民间也多有亲戚关系。

北旗村是个3000多人的行政村。一进村委会办公室大门,墙上两张打假宣传海报便跃入眼帘。村委会副主任吴金炉、治安调解员周惠军告诉记者,村里有一支以村两委为主要力量的巡逻队,每天组织巡逻,从村里到山上,从白天到夜间,不给制假留下空间。

沙西镇党委组织委员郑秋强透露,在卷烟打假方面,县对镇、镇对村都有考核和问责。镇上有一支专职巡逻队,全镇14个村都组建了巡逻队,有的村还自发购置无人机加强对山上林地的巡查。

在漳浦,党委和政府将卷烟打假工作纳入综治考评,并建立了严格的追责问责机制。一旦被查到制假烟机,评先评优一票否决,派出所所长随时被免职。漳浦县公安局将涉烟情报和案件统一归口,直接上报一把手统一指挥、快速处理。

谈到漳浦为何以如此大的力度来推动卷烟打假工作,耳闻目睹假烟之祸的漳浦县烟草专卖局和公安局的两位相关负责人,给出了同样的回答:“不能成为第二个云霄!”

不仅是漳浦,在全国其他地方,都不能再有第二个云霄。防反弹、防转移、防扩散成为近年来全国烟草专卖管理工作会议部署的一项重点工作。

河南省烟草专卖局构筑起三道防线:重点地区以打为主,努力根治卷烟制假活动;毗邻地区以防为主,严防假烟转移、反弹、渗透;省际边界地区以拦为主,严防制假设备、原辅材料和成品假烟流入流出。

福建省烟草专卖局持续推动漳州、云霄落实卷烟打假责任制,坚决遏制制假反弹;督促云霄周边县(市、区)及泉州、厦门等地落实属地监管责任,其他地区进一步加大宣传、排查、防控、打击力度,防止制假向外扩散、渗透。

广东省烟草专卖局高度关注粤东周边地区卷烟制假活动转移扩散趋势,部署惠州、梅州、河源等地落实措施,严防死守,推动省内各地加强边界管控、同向发力。

不仅是这些重点地区,在“洼地效应”之下,全国是“一盘棋”。

“其他省要密切国家监控制假动向,坚持露头就打,不让制假活动落地生根。”在2019年全国烟草专卖管理工作会议上,国家局专卖监督管理司司长王劲栋说。

“老百姓安居乐业了,制假分子就无机可乘了”

3月21日,广东省饶平县黄冈镇大澳村的文化公园里,杜鹃花开得正艳。年轻人在打篮球,老年人在散步赏花。很难想象,十多年前,这里是生产假烟的“工地”。

饶平县毗邻福建云霄地区,交通便利。作为饶平最大的村,大澳村以前基层组织软弱涣散,封建宗族势力抬头,社会治安混乱。制假分子乘虚而入,在此开展大规模卷烟制假活动,并煽动村民暴力抗法。

2004年3月5日,广东烟草、公安等部门联合实施代号为“海啸行动”的打假行动,在大澳村捣毁制假卷烟机38台、印刷机械100台,彻底摧毁了村里的制假窝点。

此后十余年间,大澳村在当地政府和烟草部门的帮扶下“脱胎换骨”,再没发现一宗制假案件,成为“全省民主法治示范村”、饶平县“文明村”,树立了一个由乱到治、由治到富的典范。

大澳村党支部书记郑俊锋介绍,“海啸行动”后,大澳村调整配强村两委班子,抓好社会治安,推行“阳光理政”,村子安定有序了;发展海产品养殖、乡村旅游等产业,经济搞上去了;修建文化公园,解决饮水问题,整治乡容乡貌,民生改善了;设立奖教奖学基金、大力发展教育,文化抓起来了……

郑俊锋及当地烟草部门干部认为,大澳村的蜕变,是打建结合、综合治理的成功:趁制假分子立足未稳,一举歼灭;政府主导、多部门配合,综合施策、久久为功,彻底铲除了制假售假生存的土壤。

“基层党建是块试金石。基层党组织有力,产业兴了,村子富了,老百姓安居乐业了,制假分子就无机可乘了。”郑俊锋说。

北旗村村委会副主任吴金炉也有类似体会。大棚蔬菜、海产品养殖加工、果树种植是村民的主业。仅靠加工海瓜子,男劳力一个月就能挣一万元,妇女也能挣三五千元,“谁还担惊受怕地制假呢”。北旗村所在的沙西镇,榕树种植、海产品养殖、纱窗及配套产业等带动了一大批年轻人就业,干正事的多了,造假的便少了。

产业兴了,百姓富了,假则无机可乘。而做到这一点,仅凭烟草部门一己之力远远不够。无论打、防,还是治,没有当地政府的主导,没有各职能部门的共同努力,都会事倍功半。

“怒风”行动后,漯河市原来的制售假烟重点村也面临着转型问题。

漯河市烟草专卖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当地的帮扶计划:

通过党委政府主导,把重点村村两委班子建好,烟草、公安等部门与村里共建综合治理办公室、党员活动室等,强化基层组织,实现长期治理;政府、烟草、银行等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助力村里发展乡村旅游、光伏等产业,帮村民彻底告别制假。

这是一套“组合拳”,着眼于“长期”“精准”和“造血”,力求通过“长治”实现漯河“久安”。

这位负责人坦言,由于深受假烟之祸,这些重点村治理的难度和所需投入的精力都很大。

“3·29”行动一周年后,胸前别着党徽的漯河市郾城区龙城镇回马村新任党支部书记周大奎,带着记者看村里的种种变化:烟草部门和回马村建起了党员共建活动室,用来造假的违章建筑都拆了,马路重新整修好了,新建的法治广场启用了,传统的牛羊肉生意又做起来了……

基层党建强起来,回马村由“黑”变“红”了。但彻底摆脱“假”的困扰,实现村兴民富,以回马村为代表的重点地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郝娴宇

热门推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