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明与暗的较量——来自卷烟打假一线的报道(上)

2019-05-17 14:56
来源:东方烟草报

开栏的话

打击烟草制品非法贸易是包括卷烟打假、卷烟打私等在内的一项重要工作。

数据显示,目前高收入国家卷烟市场净化率约为90%,中等收入国家约为88%,低收入国家约为83%,而我国卷烟市场净化率约为96%,处于全球领先水平。

一方面我国在打击烟草制品非法贸易上成绩巨大,另一方面卷烟打私打假的任务仍然艰巨。

据估算,每年在我国境内销售的非法卷烟达200万箱左右,标值约为460亿人民币以上。简而言之,非法烟草制品的贸易额,一年就可以抵得上一个中等城市的财政收入,2年多就可以建一座三峡大坝,不到5年就能“吃”掉差不多整个京沪高铁的总投入。

烟草制品非法贸易危害巨大。非法贸易让烟草制品变得难以管控、更易获取,进而损害消费者身体健康、影响控烟工作的开展,同时给国家税收造成巨大损失。

打击烟草制品非法贸易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任务。

猪圈旁,山洞里,阁楼上,坟墓边,臭水沟侧……你所能想到和想不到的地方,都可能成为不法分子的制假之地。

为了掩人耳目、躲避巡查,他们挖空心思,“上天”“入地”;为了毁灭证据、逃避打击,他们“引进”外籍人员,甚至搬到境外开工……

制假售假的手法在不断翻新,而打击的难度和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从云霄说起

3月下旬,福建省云霄县火田镇莆中村的山上,成片的枇杷林迎来了收获季。果农们正忙于劳作,挂在枝头的枇杷被银白色的袋子包裹,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

大山中还穿梭着另一支队伍。他们穿树林,钻草丛,过墓地,入村庄……哪里可能藏假制假,他们的脚步就到哪里。

这是一支成立于2008年的队伍,由福建省烟草和公安部门联合组建。十多年来,队员们换了一茬又一茬,工作目标却只有一个:让云霄无假烟。

云霄是远近闻名的枇杷之乡。但近三十年来,这里却一直是卷烟打假的重点地区。

这里曾是全国制售假烟的主要源头:高峰时,全县涉假村在80%以上,所产假烟流向全国甚至漂洋过海去往海外。如今,一些“部督大案”的背后,还常有云霄籍制假分子的影子。

一个仅有40多万人口的小县城,为什么会成为全国制售假烟的主要源头?

“云霄的问题,很复杂。”从在当地工作了近三十年的“老专卖”,到多年分管卷烟打假工作的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谈到这个话题时,都面色凝重。

追根溯源,要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说起。

云霄地处福建南部沿海的漳州市,这里自古以来就是盛名远播的“开漳圣地”。作为全国首批沿海开放县,云霄地区商贸发达,民众经商意识很强。

改革开放初期,一些沿海开放地区仿制、假冒产品较为普遍。引种烤烟历史很早的云霄,民间素有卷土烟的习俗,再加上当地烟草产业配套齐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云霄便有人利用当地烟草资源和手工卷烟技术制售假烟。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云霄县一些大中型企业倒闭,不少技术人员下岗,当地“民间标会”又较为活跃,一些闲散人员、资金和技术便流向卷烟制假,云霄民间开始出现大规模的机械卷制假烟活动。

制假活动最猖獗的1999年,云霄境内查获了470台大型烟机。

“老专卖”们回忆,那时,一些制假重点村镇“空气里弥漫着烟草味”,打掉制假窝点后发现“整个山坳里堆满了烟丝”。

对于假烟,福建当地一直想方设法予以打击,但多次治理、多次反弹。

一方面,高利润和低违法成本,驱使不法分子趋之若鹜。另一方面,制售假烟不像其他产业,通过原始资本积累后可自创品牌合法生产。作为福建省贫困县,云霄经济落后,产业发展较慢,当地人转型其他产业非常困难。

重剂起沉疴。

2008年,福建省公安厅和福建省烟草专卖局组建了联合打假队,长驻云霄打假。

2011年,国务院领导对云霄卷烟制假问题作出重要批示,国家工商总局、国家质检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公安部联合开展全国打击假冒卷烟和规范烟草市场专项行动,漳州市、云霄县政府层层制定打假工作责任制,形势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2012年,福建省局与云霄县政府签订了综合治理协议,经过“三年打假摘帽攻坚战”“三年巩固根治持久战”,云霄打假成果得到持续巩固。

2017年与2011年相比,云霄查获的大型烟机数量从76台下降为0,查获假烟数量下降84%,查获原料数量下降95%。2017年云霄涉假村仅占5%,成功“摘帽”,基本实现了“三年巩固根治”目标。

2018年起,云霄进入了“挖根断源”新阶段。

对制售假烟的严厉打击,已让云霄制假活动从半公开打到全隐蔽,从“地上”打到“地下”,从村庄打到山林,从集中打到分散。目前云霄机械制假虽得到遏制,但手工包装、夜间炒丝活动时常出现。由于隐蔽、分散、量少,短时间内还难以彻底禁绝。

云霄有着近三十年的制假历史,制假分子已掌握了一定的制假资金、核心技术、熟练工人和销售网络,再加上当地产业发展慢,制假的土壤依然存在,防反弹、防扩散、防转移的任务依然艰巨。

另一种“洼地效应”

经济学理论上有一种“洼地效应”,即利用比较优势,创造理想的经济和社会人文环境,从而形成独特竞争优势,吸引外来资源向本地区汇聚、流动,促进本地区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

而对于制售假烟来说,似乎存在着另一种“洼地效应”:哪里具备了一些所谓的“优势”,制假分子就会涌向哪里,制假“资源”就会流向哪里。

当云霄的打假攻坚战开始之时,其周边的漳浦、平和、诏安等地,成为制假分子在省内转移的“新阵地”。

当云霄的空气中不再弥漫着烟草味时,与其邻近的粤东地区一些偏远村落里,却响起了烟机的轰鸣声。

潮州、汕头、汕尾、揭阳等粤东地区,由于邻近云霄,且在本省内属经济欠发达地区,成为制假分子向省外转移的首选。

2017年,粤东地区全年查获制假烟机数量占广东全省的84.82%,查获假烟数量占全省的43.28%。2018年,粤东四市查获烟机数量占全省的73.68%,查获假烟数量占全省的52.96%。

连续多年,福建、广东、河南、广西都被国家局定为打假打私重点地区。其中,广西偏重于打私,福建、广东、河南三省则重在打假。

这三省又各有重点区域:在福建,以云霄所在的漳州为打假重点;在广东,粤东地区打击制假,粤西地区打击走私分销,珠三角地区打击假私烟非法中转分销;在河南,以前重点地区排序是许昌、漯河、平顶山,如今形势严峻的漯河排到了前面。

河南省烟草专卖局专卖处有关负责人介绍,通过2012~2017年的连续高压打击,许昌、平顶山打假形势总体可控。2017年以来,全国假烟来源地指向河南的,大部分集中在漯河。

漯河为什么会成为制假分子新的重要“据点”?

这与以下几个因素密不可分:

漯河市舞阳县与许昌市襄城县、平顶山市叶县一带,有手工卷黄烟的传统,这里以往也是河南打击制售假烟的重点地区;

漯河市舞阳县、召陵区有一些落后村落,基层组织薄弱,长期以来形成一些宗族或黑恶势力,便于制假分子渗透;

漯河市区位优势明显,交通发达、覆盖区域广,不少物流企业都在此设立豫南分拨中心……

随着福建、广东等地不断加大卷烟打假力度,一些云霄籍制假分子便来到漯河,外来者提供资金、技术和设备,本地势力提供场地、人工和“保护”,漯河卷烟制假也由原来以手工为主,转为大规模机械化制假。

从云霄到闽南其他县市,从粤东到河南,制假售假“资源”不断向更有“比较优势”的“洼地”流动。“历史上有假”、经济欠发达、交通较便利、基层组织和监管较薄弱,等等,这些成为制假售假赖以生存的“土壤”。

没有硝烟的战争

3月20日,云霄县火田镇西林村,一组打假队员刚刚离开村庄,一辆无牌银色面包车悄悄从村里驶出,不料被后面一组打假队员当场截获。司机仓皇而逃,留下满满一车假冒卷烟和原辅材料。

当日,打假队员又根据线索在西林村查获两处手工包装窝点:一处在黑暗逼仄的废弃房屋中,一处在一座三层小楼的顶楼。

经过努力,云霄已连续多年查不到制假烟机,然而手工包装、夜间炒丝更分散、更隐蔽,让监管和打击更困难。

为了躲避巡查,制假分子挖空心思,昼伏夜出、“上天入地”:

炒丝点设在山洞里、猪圈旁、臭水沟侧等地方,以掩盖气味;手工包装点设在高楼上、地下室里、废弃房屋中,难以发现;烟支和烟丝等盛放在山上地下大坑的大塑料桶中,上面栽上芭蕉树等作为伪装……

由于手工包装大多在夜间进行,全天候监管难度大,而且制假分子有意控制规模,一旦查到,往往又因达不到刑事犯罪立案标准,无法采取有效的制裁措施。

在广东和河南等地,又是另一种局面:机械制假仍较猖獗,制假手段不断升级。

在广东,2018年全省查获大型制假烟机323台,占全国的65.5%,其中粤东四市查获烟机数量占全省的73.7%。在当年1~9月查获的97个大型机械制假窝点中,车载移动制假窝点占到67%。

在河南,2017~2018年,执法人员不仅查获大批假冒市场在售品牌卷烟,还查获黑“中华”、细支“中华”、港澳专卖限量版“芙蓉王”等制假分子“自创规格”假冒卷烟,以及假冒“爱喜”“万宝路”等国外品牌的卷烟。

为了逃避打击和刑事制裁,制假分子不仅持枪护假,还通过非法渠道大肆招募外籍人员制假,甚至跑到海上制假,搬到缅甸、越南等地开工。

福建、河南、广东、广西、河北等地近年来均有发现外籍人员制假,其中以两广地区较为突出。以广东为例,2018年以来在制假窝点抓获涉案人员482人,其中越南籍人员299人,占比达62%,这给案件破获和涉案人员后续处理带来了困难。

从烟机到烟丝、丝束、滤嘴棒等原辅材料,从包装、运输再到销售,卷烟制假门类齐全、点多面广、案发率高,随着制假手段不断翻新、技术不断升级,呈现出制假流动化、售假网络化、运输分散化、劳务外籍化的新特点,打击难度不断增加。

卷烟打假是一个综合系统工作,单靠哪一个部门都不可能完成。

一方面,烟草专卖管理部门负责查处制售假烟及原辅材料,只有行政执法权限,入户检查、人身限制及查扣运输车辆等都需要公安、交通等其他部门协同;另一方面,除了烟草专卖管理部门有专职查处制售假烟及原辅材料的队伍外,其他部门都是“兼职”,执法力量不足。

以福建漳浦县的公安部门为例,其日常工作要对接20多个行政部门,负责的案件光“治安口”的就有100多种,达到刑事案件标准的假烟案件难以得到及时跟进和处理。

广东省执法部门曾做过一个统计:2017年,各级烟草、公安等执法人员实行24小时不间断打击,30%的制假窝点在8小时工作时间以外被捣毁;查处的5万元以上大要案中,近50%在8小时工作时间以外查处,其中25%是在午夜、凌晨等时间段;40余台车辆在拦截过程中被撞坏。

这是一种“敌众我寡”的较量,也是对体力和智力的考验。

一线执法人员总结出了卷烟打假工作的“几大难”:车载流动制假深挖难,外籍人员参与突破难,公路运输查处难,物流寄递取证难,境外生产打击难……

重点地区打假要防反弹,其他地区要防转移防扩散……卷烟打假之路,长期、艰巨而复杂,明与暗的较量,每一天都在上演。

责任编辑:郝娴宇

热门推荐

博聚网